7岁男童被烫伤或面临截肢 律师:其父涉故意伤害罪

  广州11月5日电 (蔡敏婕 何俊杰)广东一名7岁男童被亲生父亲烧伤,可能面临截肢一事近日引起社会关注。记者5日在南方医科大学南方医院看到该名男童,该院烧伤科主治医师马军表示,男童双手和双前臂烧伤创面的深度达到三度烧伤的水平,皮肤及皮下软组织存在大面积感染和坏死,有可能面临截肢风险。目前主要在全身营养水平的恢复上进行治疗,已进行第一次手术。

  在烧伤科的病房里,7岁的男童侧身躺在病床上,骨瘦如柴,上臂与同龄人手腕一样细,前胸后背多处有烟头大小的旧疤痕,脸上也有伤口,受伤的手臂和手掌被缠上厚厚的绷带。

7岁男童被烫伤或面临截肢 律师:其父涉故意伤害罪
男童受伤的手臂和手掌被缠上厚厚的绷带 何俊杰 摄

  “我有时候不说话,妈妈以为我是哑巴,她就叫爸爸打我,拿开水烫我的手。”男童指着身上的伤表示,“这是用绳子绑住我,用烟头烫的,有时候烫完之后还用棍子打,我不想跟他们住,想跟爷爷奶奶一起。”

  “现在看他这样子很心痛,小时候这么可爱,现在变成这样。”男童的叔叔黄华进称,男童与父母住在惠州,其他的亲戚家属常年在茂名生活。他回忆事件经过:10月27日,男童父亲发男童的照片到微信群里,“当时看到照片里的侄子受伤很厉害,便赶往广东惠州当地医院看望他,后来看他痛得难受,就到南方医院住院。”其后因考虑到无人照顾男童,又辗转至老家茂名的医院住院,10月31日晚,因病情恶化,从茂名的医院转回南方医院。

  马军称,10月31日晚送进来时,男童除了局部伤情,还伴有全身重度营养不良,“孩子再回来之后伤口恶化的情况进一步加重,两条上肢红肿得非常厉害,伤口进一步恶化感染,出现明显的炎症性肿胀,我们清创术中发现他的左手前臂肌肉群以及皮下的一些其他软组织包括重要的血管都已经感染坏死,特别是左手更为严重一些。”马军称,根据伤口判断,应该是火焰烧伤,术后孩子有可能面临截肢的风险。

  马军表示,经过局部清创治疗后,感染获得一定控制。目前主要在全身营养水平和状况的恢复上进行支持治疗,一些营养指标逐渐在恢复,精神状况逐渐转好,后续继续进行全身营养支持,从而改善免疫力和抵抗力等,将来还涉及双手创面恢复的问题,尽力通过最好的治疗方式保住男童的双手。

  “在幸运的情况下,孩子的双手可以保住,但是控制手指、手腕、前臂活动的肌肉群、肌腱以及神经,都受到不同程度的破坏,哪怕是双手保住,手的功能都会存在非常大的缺陷,看往后功能锻炼的水平,可以恢复到拿东西、做一些很简单的事情,但是如果从事一些精细操作,例如写很好看的字,就比较难了。”马军表示,已进行第一次手术,还要面临2到3次的手术,将分批分次地进行植皮、皮瓣移植的方法修复创面。

  黄华进称,医疗费用要40多万元,其中手术费20多万元,家庭无法承担,现在寻求社会帮助,已发起轻松筹筹集男童医疗费用,“今早他的母亲打过电话问病情,有时候偶然发个信息。”

  记者从惠州警方获悉,目前,男孩父亲已被刑事拘留,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广东保典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知名公益律师廖建勋表示,从这个案例来看,男童父亲已经涉嫌虐待被监护人罪,可能会判处3年以下的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如果最后证明这个男童因为截肢而造成重伤,男童父亲还会涉嫌构成故意伤害罪,“男童的父亲肯定要承担刑事责任”。

  “针对这一类,父母存在侵犯未成年人权益或者虐待未成年人行为,当地民政部门应该负担责任,对未成年人进行临时监管,如果最后未成年人父母的监护资格被取消,那么民政部门还可以对未成年人进行长期的监护,根据法律规定,未成年人若愿意与祖父母和外祖父母一起生活,可以依照个人意愿,由他祖父母或者外祖父母进行抚养。”廖建勋称。

  廖建勋表示,保护未成年人是整个社会的责任,整个社会都要行动起来,看到有未成年人合法权益受到侵犯的情况下,都应该施于援手。(完)

温馨提示:本文为文章作者或转发者向聚下生活的投稿,观点绝不代表聚下生活立场,亦不构成任何意见或建议,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本文来源:

本文标题:7岁男童被烫伤或面临截肢 律师:其父涉故意伤害罪

本文链接:http://www.puee.cn/41033.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